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哦,跟圣诞关系不大的文

      依旧是垃圾文笔,但是写完了就想发出来,不然火车多无聊,ooc圈地自萌

      随着大雪的到来,一大早,清光就将庭院的景趣从夏季调整为冬季,长长的叹一口气,圣诞节了,距离上一次婶婶回到本丸已经过去整整两个月了,而距离上次婶婶在本丸留宿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幸好本丸人口众多,倒也不算冷清,虽然没有人愿意承认,但是名为不安的情绪还是在众人之间慢慢发酵。

      “哦~天气不错欸!”包丁愉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清光整理好情绪,还有一大家子要维持,自己可不能最先懈怠,唔…指甲的颜色有些旧了,要赶快补一补,如果主人回来看到这样不可爱的自己,估计会失望吧

      回到房间,安定已经去喂马了,虽然没有主人在,但是大家都没有松懈,而且长谷部和光忠已经把本丸的当番排的井井有条,短刀的情绪虽然一开始会有不安,不过主人在离开前居然接回了一期一振,短刀们也算是有了精神依靠…

      “清光,又在发呆么?”安定一会来就看到清光对着指甲油发呆,自从主人不再回来,清光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虽然本人毫无察觉,但是旁的人都能看出他对主人的想念。两个月了,主人一直没有回来,之前说是回来,也不过是回来安排一下远征、当番就匆匆离开,有几次甚至和清光聊的热火朝天突然就离开了。一开始,清光虽然略有介意,但是也没放在心上,但是次数多了,任谁都受不了。有一次清光赌气不见主人,近侍刀先生鸣狐带着主人去见清光,小狐狸一路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快到房间的时候,一回头,主人居然消失了,面对这样的场景,连小狐狸都消了音。鸣狐虽然一直少言寡语,经过那件事后,似乎连话都不说了。

      说不在意那是假的,曾经日日在身边的主人突然消失心里多少是有怨气的。说不惊慌也是假的,虽然因为主人不在,出门的限制变多了,但是一些风言风语还是听得到的,比如谁家的本丸审神者提出了辞职申请然后人去楼空,谁家的本丸因为审神者长期未归怨气重重暗堕然后被抹杀,又有谁家的本丸受不了审神者抛弃了他们主动跳入解刀池放弃了辛苦得来的肉身……诸如此类,太多太多。

      “清光!大和守!出来吃饭了!”光忠的声音从庭院传来,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为了等候主人回来,他也需要支撑下去,毕竟号称“主就是空气,没有主就活不下去”的长谷部都在努力的维持这个本丸,他也不能拖后腿。

      “喵~”可怜巴巴的猫叫在脚边响起,光忠爱怜的抱起小猫,果然大家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就连看起来对主人最冷淡的小伽罗现在都天天双眼放空坐在房间里撸猫,这猫的脊背都快秃了啊!主人回来会不会嘲笑他大撸伤身啊(笑~)所以主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缺少了主人的餐桌,短刀们都紧紧坐在一期身边,如果不是哥哥的到来,就算这个本丸的人再多,也没有一个足矣依靠的人。小叔叔今天依旧没有出现在餐桌上,长谷部先生虽然按时将饭菜放在门外,但吃下的量也是寥寥无几,一期哥虽然也劝过,小狐狸却说没有胃口,眼看着小叔叔日渐消瘦,再精致的饭菜也失去了应有的美味…

      昏暗的房间里,鸣狐摘下面具,原本清瘦的脸庞更加瘦削。如今近侍刀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讽刺,将自己调为近侍第二天就狠心离去,是不喜欢还是畏惧,之前她就说过,虽然看着她的时候自己的眼中有着温柔,但是太沉默寡言也容易让她觉得不安。还是清光那种会撒娇的刀更容易获得宠爱吧。张了张嘴,干涸的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默默带回面具,撒娇什么的果然办不到,身边小狐狸颤巍巍的站起来蹭到了鸣狐手下,开口,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鸣狐,我有点想她了,你也是吧”

      ……

     “……嗯…”

      今天的本丸手合的两把刀是五虎退和厚,剩下的短刀乖巧的在一旁围观,不知道怎么了,退今天一直不在状态,频频掉刀,最后甚至被厚掀翻在地,厚焦躁的擦了擦汗,忍不住提高音量“喂!你怎么回事!要集中注意力啊!”小老虎们紧张的围着退,漏出小小的凶牙,就算是厚,也不可以对小退凶!退抱起小虎,把小小的脸埋在小虎的脊背里,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来“我们……是不是主人……不要我们了……隔壁本丸的主人…”“退!”一期一振想阻止退的话,但是大家朝夕相处,又怎么会不懂退的心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今天是圣诞节,隔壁本丸的主人昨天就回来带着自家刀男们热火朝天的布置本丸,虽然不能出门,但是街上节日的气息是挡不住的,越是热闹就越显得本丸冷清,就像是被人遗弃的旧物,放在那里,布满灰色的尘埃,阴翳衰败…

      天色逐渐昏暗,街上慢慢亮起红绿色的灯光,轻快的音乐从四面八方传来,圣诞节因为有雪的加持更显浪漫。而当初婶婶拼命争回来号称“风水宝地”的本丸在此时与节日格格不入,似乎有暗灰色的气息在本丸上空盘旋着,节日的气息被完全隔绝在本丸之外,从本丸门口经过一对对刀婶要么叹气要么回避,似乎暗堕只是时间问题。

      夜很深了,街上虽然灯火通明,但是人烟稀少,节日的气氛自然褪去,被撵出来的鹤丸从长长的回廊里看到了发呆的清光,恶作剧一般掏出长刀架在清光的脖子上,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叹了口气,鹤丸挽了个刀花,自认为很帅气收起长刀,他知道清光已经很累了,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青江似乎和之前来的千子很聊得来,自己不如也去看看吧,这个本丸啊,怎么突然就这么无聊

      听着鹤丸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清光抬起头,又下雪了,连星星都看不到,昏昏沉沉的天空和自己有什么差别。拍拍坐麻的腿,清光走出长廊,还是把景趣调回来吧,这样压抑的气氛里如果有鸟语花香的调节是不是会柔和一些……起码…有鸟儿的叫声,听着也不会太寂寞,是吧……可是没有主人的地方,在哪里什么景色又有什么区别呢?

      灵力突然从身后传来,清光诧异的回过身,大开的门口里一个身影提着大包小包逆光而立,熟悉的笑容随着本丸逐渐亮起的灯光一点点扩大。

     “赶上了呢,我的世界第一可爱的小清光~”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