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当婶婶在本丸打开了剑三【下】

    突如其来的神经病_(:з」∠)_
    写的开心

      乱藤四郎

      婶婶对着电脑双眼放光,身边的乱可不开心了,人家换了新的小裙子,可是主人却一点都没发现“嘿嘿嘿~这个秀太好可爱~跳舞也好看~真想搞回来~正太不漏胖次简直太可惜~嘿嘿嘿~”“主人想看正太的胖次么?”“当然不!正太就是要有活力才可爱!比如这个秀太~女装大佬~萌萌萌!”肩膀被拍了一下,婶婶偏过头,看到乱突然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加后转体七百二十度,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怎么样!人家就是这样也不会漏胖次哦~”婶婶吸吸鼻子,确认没有奇怪的液体流出“啪!”扣上电脑,我家就有真·女装大佬,还看什么秀太,接下来让我们讨论一下乱的裙子下面到底有什么吧

      药研藤四郎

      “这只毒哥怎么站在火锅里,出来啊!出来啊!”仿佛听到了婶婶的祈求,毒哥一个蹑云冲到婶婶角色面前“天…天啊!这是哪身校服!这腰…这腿…这后背…简直行走的春药!一本满足!!!”身后路过的药研冷哼一声“不就是玩毒的么,我玩起来比他还6爆真剑漏的比他还多”婶婶回身一个反扑摁倒药研,是~我药总最棒了!我药总才是正经八百行走的春药!

      山姥切国广

      “嘿!你大爷的!”自从婶婶入了阵营后,每天下午都会听到她砸鼠标的声音“搞事啊!又被唐门劫镖了!”万年pvx手残种地老咸鱼怎么经得起跑商这种大风大浪“所以说!老子最讨厌这种会隐身的远程猥琐门派!谁能想到你蹲道边是劫镖啊!这种降低存在感搞事的都是垃圾!垃圾!”身边气压突然降低,婶婶才意识到被被是今天的近侍,还没来得及解释,就看到被被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蹭到角落里,整个人埋在阴影里,不断念叨“存在感…仿品…猥琐…垃圾…垃圾…垃圾…”被被…不要陷入死循环啊!你的黑气快让本丸暗堕了啊喂!

      山伏国广

      忘记了被丐帮墩到死的婶婶又坚持不懈开着基友秀萝号找个散队就进了55,一路玳旋抠脚顺便剑破对面奶妈,啊啊啊!爽到死啊!冰心真爽!去他娘的奶妈!丝毫没发现自己被放生了,惊觉自己就剩层血皮的时候一个亮闪闪的大佛突然从身上出现,舍身!大师的舍身!成功窜回奶妈身边的婶婶忍不住长啸“和尚才是世界的宝藏~”话音未落一阵魔笑突然穿脑“咔咔咔咔咔!小僧也这么觉得!主人!我们来切磋吧”没等婶婶素质三连就被国广无情的拽去手合,认认真真体会了下什么叫和尚的武学宝藏,也侥幸没有看到躺在地上的大师在队里扣的那句话“我的天!舍身给错人了”字字悲凉

     歌仙兼定

      平时除了那点不良嗜好之外,婶婶还有一个爱好,热衷于各种mmd,本丸刀男早就被她荼毒一遍,终于将魔爪伸向了剑三。满脸卧槽的关上琴爹版《桃源恋歌》 婶婶感叹自己对长歌门的力量一无所知,本来以为只是个弹弹琴写写诗的风雅门派,没想到竟如此风骚。“主人,这是今天的远征报告”哦,歌仙回来了。婶婶一直觉得歌仙就是本丸的老琴爹,热衷风雅,沉迷和歌,看似温和却在上战场后成为出鞘的利剑,嗯…这个赛季长歌还是爹。二者总有共通之处,现在看来…随手把报告放在一边…婶婶凑到歌仙身边“歌仙,你会跳舞么?”一头雾水的歌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没好事!“会一点点,比如传统民俗舞”“不不不!那种风雅我欣赏不来,我说的是这种”淡定的陪婶婶重新看了一遍视频,歌仙微微一笑。等等!大佬!别拔刀!

      三日月宗近

      因为本体是一只喵萝,婶婶一直对明教有一份特殊的骄傲。什么圣火昭昭,圣光耀耀,大喵喵教,喵喵喵喵,每天在明教地图瞎溜达就能耗费几小时点卡的婶婶表示明教为啥这么好看!瞅瞅这大漠苍狼!瞅瞅这夜色缱倦!瞅瞅这明月星河!瞅瞅这喵哥腹肌!瞅瞅这…三日月宗近?号称天下最美的老爷爷笑嘻嘻把手里新泡好的茶放在桌上,凑到电脑旁边“这个人是主人?”“是…是…”三日月…太近了啊…“呵呵,连主人十分之一都风姿没有啊”“谢谢…”一直觉得三日月像只波斯猫,高贵,优雅,慵懒,唔…有点想撸一把“主人喜欢这里的明月?”“是…不止这里,就是…月亮都会很喜欢”“呵呵”三日月掩住翘起的嘴角,他真的好美,就算是老人款式的内番服也被他穿出自己的风韵。捉住婶婶玩游戏的手,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说起来我也有腹肌,不知道主人觉得如何”“砰!”婶婶瞬间脸红,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炸成朝圣言!三日月笑意更甚,将她拉近自己,抬起双眼深情注视自己唯一的主人“还有…不知主人喜不喜欢我这轮明月”


没有三日月也要硬肛!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