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当婶婶在本丸打开了剑三【上】

      突如其来的神经病_(:з」∠)_


      博多藤四郎

      “哇哇!这个雪河狐金二少好帅啊!一身金闪闪!果然藏剑就是有钱啊!”婶婶对着电脑每日例行舔屏“?有钱?他能有我有钱?”身边的博多推了推小眼镜发出了不满“当然不~我们的财神爷最有钱了,不过真的好帅!这一身如果换成小判…哇~吃喝不愁~”听到小判,博多的眼镜瞬间反光,激动的抓住婶婶的胳膊“可以换小判?”“是…是的…如果囤的外观卖出去的话…”婶婶被眼前突然兴奋的博多吓一跳“最近的外观有什么!”“八周年盒子红发外观…”“买!”“哈?”嘛~虽然大家都反对婶婶沉迷游戏,但是如果可以换小判……有了小财神爷的鞭策,婶婶真·黄牛之路正式开启


       数珠丸恒次

      “哈哈哈…花哥原来真的戴假发啊!哈哈哈!!!所以花哥本体是和尚么!哈哈哈!!!长头发的和尚是花哥啊!哎呦我的妈~白瞎一头黑长直!!!哈哈哈!!!”婶婶坐在榻榻米上笑的前仰后合,全然不顾房间里还有其他人,随意的往后一支,却发现手底质感发生了改变…嗯…很丝滑,像巧克力…更像是…数珠丸恒次的头发!婶婶心虚的撇了撇坐在左侧的数珠丸,虽然对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婶婶还是感觉到了那种名为关爱智障的情感,空气安静的很微妙,数珠丸主动打破安静“黑长直,和尚,我…花哥?”叮…婶婶瞬间懵逼“不不不!您是大佬!花哥什么的不存在的!不存在!”“哦”数珠丸重新结起手印“对了,主人,我洗发水没了”“…………买”(博多:天下五剑了不起???这么费洗发水…都是钱啊…外观还没卖出去呢!)


      五虎退

      苍云堡,映雪湖边,婶婶像个傻子一样指挥着自己的角色追着一只盾太的狮子四处乱跑“没有道理啊!苍云的狮子为何如此之萌!大型动物有几个萌成这个样子的!”“有…有的”身边的五虎退弱弱的发出辩驳,可惜婶婶沉迷追狮子啥都没听见“唉…瞅瞅苍云瞅瞅明教,同样是猫科动物,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啊!”“猫科动物都很可爱的”五虎退的二次辩驳继续被婶婶无情的忽略掉了,她只感觉到身边有什么人在说话,应该是……“主人!”五虎退突然提高嗓音,哦,真的是五虎退啊“嘿嘿,退,你说啥?”五虎退的声音伴着脸红迅速的弱了下去,仿佛鼓足了很大勇气一般,猛的把怀里的小老虎塞到婶婶手里“我说…主人喜欢的话…小老虎给你…虽然它不是狮子也不是猫…”虽然声音越来越弱,但是婶婶还是听清了他的话。妈呀…这孩子咋这么乖…捂老脸…


      鹤丸国永

      婶婶真的后悔开了基友的毒姐号去jjc,奶毒做错了什么,丐帮疯狂墩奶不给任何喘息机会,喊话也一个赛一个的蠢,君山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啊!这么蠢…简直像一个人…窗边忽的掠过一道白色的影子,还真是想谁来谁,一身脏泥出现的时候婶婶突然觉给他根棍儿大概能要回来不少钱,鹤丸扬起一张脏脸,漏出得意的笑容,这笑容,简直白的晃眼“看!主人!你丢很久的项链我找回来了!”“哦?怎么找回来的”婶婶托着左脸,死丐帮到底把我墩死了“哈!”见婶婶有兴趣,鹤丸得意洋洋的开始叙述“原因很简单!因为是我埋的啊!”婶婶突然觉得有这货自己jjc赢不了了,鹤丸也一脸懵逼,自己为什么被扔出本丸了,为什么要没收本体还给自己个棍啊!噫…这个破碗好脏啊!还有什么是“你自己去君山要饭吃吧!”皇家御物听不懂啊!主人你开开门啊!


      江雪左文字

      讲道理,江雪在身边的时候婶婶玩游戏一向很有压力,他安静的如一尊佛陀,高冷的如同纯阳万年不化的白雪,但是!气场这种东西真的没办法忽视!婶婶觉得自己现在不论进本还是进jjc都会手抖,干脆去看看风景,下意识落地太极广场,然后…“嗷嗷嗷!江雪!你看这个道长迷之像你!”江雪抬眼轻念一声佛号,正准备细细端详,一杆大旗插在了婶婶面前,哈?都怪“我在看谁”这个功能!大概道长以为婶婶要切磋吧,本想拒绝的婶婶手一滑…现在跑来得及么?来不来得及不知道,反正身边的压力让她不敢回手,开玩笑!自己怎么敢在江雪面前打打杀杀,于是婶婶的角色就在江雪的注视下被道长无悬念击败。佛号重新响起,预想中的说教没有出现,婶婶使劲吞了一口口水“江雪殿,想说就说吧”“打打杀杀不好”“我知道”“知道那您…”“道长邀请,我本想拒绝”系统提示:xxx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添加。“嗷嗷嗷!道长加我了!超爱道长!”江雪看着眼前兴奋到不能自己的婶婶,不由想问:主人,你是要一份五分熟还是七分熟的静心咒


      小狐丸

      婶婶一直很喜欢毛茸茸的宠物,有一段时间格外偏爱大型犬,每次遇见小狐丸都拼命蹦起来去摸他的头,小狐虽然微笑着抗议但是从来没拒绝婶婶的触摸,不过最近本丸连石切丸都察觉到小狐失宠了,原因竟是因为婶婶沉迷在游戏里追狗。今天婶婶依旧奔波在天策府追狗,虽然官方设定是东都狼,但这明显是二哈啊!哈哈!贼萌!贼萌!榻榻米忽然一沉,身边人一脸“小狐不开心”对着屏幕发射幽怨电波,饶是婶婶脸皮再厚也无法忽视。“主人不给小狐梳理毛发了,主人只沉迷游戏里的角色而不爱小狐了,小狐好难过啊”“…喂,祖宗,我们1米9多可不可以不要撒娇”小狐丸承认,自己不是今剑,撒娇这东西做起来实在有点别扭,额发向后一撩,恢复低沉性感的声线,“那么,主人,请给我梳理头发好么”


      蜻蛉切

      婶婶嫌弃霸刀!虽然他是爹,但是就是很嫌弃霸刀!这种直来直去二话不说就是怼的门派婶婶总觉得无力吐槽,当然,这些并不能成为婶婶捏了一张比阿萨辛还丑的成男脸并且二段散流霞就能收割人头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个门派看起来一点都不浪漫!而且不禁欲!看起来就像个抠脚大汉一样的门派怎么让自己能喜欢起来!“哈!主人!蜻蛉切前来报告!”我的妈…怕啥来啥,虽然所有人都说蜻蛉切随和好相处但是这种筋肉型的大兄弟,婶婶真的不知道如何相处。蜻蛉切落座后,婶婶感觉空气都凝重了几分,这种压迫感简直和霸刀有的一拼,门外的哥几个谁来救我一下欸!也许是真的有人听到了,次郎火急火燎的冲进来说是大哥重伤!需要加速符手入,婶婶二话不说,火速逃离,临走之前还交代蜻蛉切摁住W跟好车。在手入室掐好时间预计车到站了婶婶才磨磨蹭蹭返回房间。结果眼前的景象让她大感意外!WTF?一会不在发生什么了!这个在电脑前操控角色拼命厮杀的人是她的蜻蛉切么?兄dai?你是这个本丸的么?喂喂喂!!!兄dai!别再黑戈壁搞事啊!目瞪口呆看着蜻蛉切一个又一个的收割人头,消化了好一会趁他被杀回复活点时迅速阻止他折回原地的手。原来跟车的时候有对面阵营来捣乱,四处瞎跑的蜻蛉切无意间铺了个地摊,插件提示击杀xxx,蜻蛉切感到有趣开始研究技能,也许是有隐藏天赋,也许是大家都是直来直去的攻击方式。不一会,霸刀三种身法被他轻松掌握,婶婶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他开始自己的黑戈壁收人头之路。婶婶表示,号送你了,希望有一天能在818上看到你:818那个比系统脸还丑的筋肉霸刀何为如此热衷在黑戈壁搞事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