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婶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刀男慌

           热衷于ooc和日常向的渣文笔
          大概就是自己写的开心这样吧……



     “唉~”婶婶戳着自己碗里的饭,直愣愣的盯着前方慢悠悠的叹气“唉~”

      “三十七,唔…三十八”收到长谷部眼刀的爱染偷偷吐了吐舌头,埋头吃饭,心里默默的当着计数君

      666号本丸的刀男们都知道自家的婶婶是个顶级吃货,不挑食不捡饭,既能吃完光忠做的顶级美食,也能咽下鹤丸加了不明物体的黑暗料理,简直有一套钢胃铁肠,从来不会消化不良肠胃感冒,怎么都好伺候。光忠每每到了厨房都觉得自己特别有成就感。然而这一切从前段时间婶婶从现世回来后发生了变化

      “唉~”在爱染偷偷记完第六十个数,婶婶慢悠悠的站起来“我吃饱了,唉~”唔…这算不算六十一?

      一桌子的刀男面面相觑,这是第几天了,自从婶婶从现世回来就没好好吃过饭,每天唉声叹气,饭量从原来的三大碗炒饭锐减为半碗白饭,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除了寝当番的小短刀,任何刀男不准进入寝居,今天居然连饭都不吃,坐到时间就离开了…这还是那个教育他们一米一饭皆是辛苦,一茶一粥出自不易的婶婶么!那个告诉他们吃饭细嚼慢咽一粒大米都不准剩的婶婶去哪了!

      药研慢慢放下筷子“这么下去大将的身体会被饿坏的,我们需要采取一点措施”话音未落,长谷部那边马上接起来“没错!为了主上的身体,我们必须做点什么!要知道!主上的身体大过一切!作为主上的刀,我们如果不能替主上分忧,那就是我们的失职,所以!拜托各位!请务必让主上吃饭!”“就交给我们了!”博多推了推小眼镜,作为主人最喜欢的短刀,他有自信找出主人不吃饭的原因,让主人重新变回以前的样子。毕竟主人才是他的小判正经来源

      本丸夏天的夜晚有着京都庭院最美的景色,白天的燥热被夜晚的凉风一扫而光,万叶樱花瓣在风的吹拂下洒满池塘,因为萤丸的到来而降临在本丸的萤火虫陡然增多,发着星星荧光陪着萤丸和短刀们一起嬉戏,刀男们结束白天的辛劳在夜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喝酒或聊天,还有那么一小部分为了明天的恶作剧做准备刨坑,简而言之就是一派祥和。

      然而本丸的婶婶却不能感同身受,下午,乱逃了佃当番来试探自己为什么不吃饭,并且代为传达了大家的担心,婶婶表示自己很感动的同时给乱加了一天的佃当番作为逃当番的惩罚。她不是不知道大家最近都很担心她,尤其是光忠,天天黄脸,嗯…这也和自己不吃他做的饭有很大联系。可是,她怎么跟光忠解释自己是因为…

      “咚咚”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大概是今天寝当番的短刀来了“请进!”门应声拉开,蓝色头发小小的孩子走了进来“哦,是不高兴啊,不不,是小夜啊,过来吧”

      ………

      寂静…婶婶真想抽自己一巴掌,什么就不高兴啊,自己不吃饭了脑子怎么也开始不好使了!希望小夜没有听到。

      忽略掉婶婶的口误,小夜摘下斗笠挂在墙上,身着一套内番服走到婶婶身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颜色鲜艳形状饱满的柿子,这是今天宗三哥摘给他的柿子里面最大最圆最好看的,他本想留到最后慢慢享用,突然觉得也许婶婶会喜欢这个,如果能吃掉就再好不过了。

      婶婶当然明白小夜的想法,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接过了柿子,可是自己真的不能吃啊,怎么才能拒绝呢,都这么晚了,吃了就前功尽弃了……对了!婶婶满脸堆笑摸了摸小夜的头顶,果不其然看到他微红了脸,轻轻开口“虽然知道小夜关心婶婶,可是柿子是不能够空腹吃的,会对肠胃不好,你看婶婶晚上都没有吃饭,这样吧…明天婶婶吃点东西在吃掉这个柿子好么?”小夜低着头没有说话,引的婶婶都带了几分紧张,良久,小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嗯!”

      呼~逃过一劫~

      小夜有远征,一大早就离开了,留婶婶一个人坐在窗边对着柿子发呆,她真的超想吃的!自认为是饿鬼托生的婶婶从来没觉得吃东西是如此困难的事情,尤其…尤其是小夜送给自己的…顿时感觉更珍贵了好么!可是,现在自己吃饭都几乎是按粒吃的…但只是一个柿子…应该没有问题吧…打定主意的婶婶悲壮的将柿子送到嘴边,正准备慷慨激昂的咬下去的时候“主人!”窗边突然掉下一个白色的物体,吓得婶婶一个扬手就把柿子扔了出去,眼瞧着它咕噜咕噜混到池塘边“咕咚”就掉了下去

      ……

      “哇~鹤丸!混蛋!你还我柿子!哇~”婶婶边嚎边捂住胸口,可恶,心好慌啊…都怪鹤丸…

      鹤丸国永,马当番,一个月

      小夜后的寝当番按理来说应该是药研,可是乱突然拜托药研和自己调一下,作为婶婶在本丸的头号好闺蜜,他需要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入夜,乱趁着婶婶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潜入寝居,充分发挥他短刀的优良性能成功顺走了婶婶放在柜子缝里面的某物后乖巧的跪在榻榻米上等婶婶回来

      婶婶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跪着的乱,下意识的就往柜子那里看,然后在乱的注视下后知后觉的感觉自己太像做贼心虚了。干笑两声“今天是乱啊,总觉得才轮到乱就又轮回来了,真快啊,哈哈…哈哈”乱嘟起嘴转过身去“人家还没有原谅你哦,居然罚我多一天佃当番,真是伤心!”“额…”意识到自己昨天做了什么的婶婶忍不住赔笑,左哄右哄终于把乱哄开心了以为大功告成的婶婶因为乱的一句话重新回到了尴尬的境地“主人都没发现今天的当番不是乱是药研哥么!”

      额……该怎么解释?难怪这么快见到你?没事,乱和药研都一样?还是哈哈哈哈哈?

      脸色精彩纷呈的婶婶成功逗笑了乱,一把把婶婶拉进自己怀里,从婶婶手里轻轻拿过毛巾,替她仔细擦着头发。婶婶摸了摸乱纤细的小臂,忍不住感慨乱的皮肤好好,乱的小臂好细,乱整个人都好可爱…

      “噗嗤”乱忍不住轻笑“那是因为人家每顿饭都有好好吃哦~”意识到乱接下来的话,婶婶迅速岔开话题,成功的在睡觉前也没有让乱重新回到吃饭这个问题上。


      第二天一大早,婶婶就被浦岛虎彻拐去了万屋,乱则是召集所有刀男到主厅开会

      “所以…乱,你说害主不吃饭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长谷部看着眼前方形的东西,毫无可信度啊。光忠都没有勇气走进门了,靠着门框吐魂,还沉浸在主人不吃他煮的饭的巨大悲伤中。“对啊,乱,这是什么啊,”安定好奇的戳了戳,上面突然冒出的红字吓了他一跳,差点拔出本体给它来个首落死,幸好被身边的清光拦住“这是体重秤吧,我在主人那里听说过,现世的女孩子都用这个保持身材”好闺蜜二号清光华丽上线,他跟主人可是无话不谈,这种东西还是认得的

      “难道,主是觉得自己胖了么?可是我觉得她一点都不胖啊!”长谷部,主上不论是方的扁的在你眼里都是完美的

      “药研!药研!”门口传来浦岛急吼吼的声音,他不是被乱支去跟婶婶去万屋了么?

      躺在床上的婶婶悠悠转醒,看到药研焦急的脸,门外高频率的踱步声也告诉她外面的人有多担心“我这是…怎么了…”婶婶张开口才发现自己有多虚弱,药研俯下身,与婶婶四目相对“减肥不吃饭?嗯?”下意识错开眼前咄咄逼人的目光,听见头顶传来叹气“大将,想减肥是好事,说明您开始管理自己,但是减肥的方法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伤害自己的那种呢?最近一定经常感觉头晕心慌呼吸急促吧。”被一语中的,婶婶面带尴尬,她也不想啊!平时在本丸都穿舒适宽松的衣服,罩着身材从来不考虑胖瘦,可是回现世的时候居然被亲戚集体说好像圆润了点,一称发现自己胖了15斤之多!回望本丸刀男们要不八块腹肌公狗腰,要不纤细精瘦没有一块赘肉,只剩下自己一圈一圈平添脂肪,怎么能不迎风流泪暗自伤。自己有那么懒,只能想到节食减肥了。而且效果明显,体重哗哗往下掉,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节食营养不良而晕倒,被浦岛带回来教训一脸……

      看出婶婶复杂的内心戏,药研回身从桌子上拿过一张计划表,工整纤细的字和他的人一样严谨,然而内容让婶婶分分钟想被刀解,从早到晚除了必要的休息工作剩下的时间都是强度不同的运动计划…药研!你是把婶婶当成大太刀来训练了么?

      666号本丸每天都飘着刀男们铿锵有力的“婶婶!加油!”“大将还差100个!”“主人!坚持住!”还有……“鹤丸国永!你不把这个坑给我填上你就别想吃饭!”

      今天的本丸也很有活力呢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