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又要捞刀了啊,注意安全啊喂!

        ooc!
       依旧是没什么文笔…记录脑洞的流水账

        上一篇的秋田不太受欢迎,但是我真的好喜欢秋田啊,活泼的粉毛什么的真的好可爱啊,所以忍不住写了一个脑洞,大概也是自己文笔不好的锅,秋田,我对不起你!

      自从寝当番实行以来,666号本丸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两极分化模式,以药研为首的短刀们和某大太每天都神清气爽,笑容灿烂了,牙口变好了,吃嘛嘛香,隐隐有长高的趋势,连小夜最近开心的频率都变多了。

      反观以长谷部为首的忠犬派,怨念简直要化成实体滴出黑水了!为什么主上偏偏这么偏爱短刀啊!女孩子不应该喜欢大的么(雾…)?不,长谷部,女孩子也喜欢可爱的啊

      虽然每天都被长谷部受气小媳妇一样的目光扫射着,但是婶婶依旧过得很潇洒。开玩笑!每天都有小短刀陪自己一起睡觉,简直要乐不思蜀了好么!昨天是开朗活泼的秋田,小段子一个接一个的逗自己笑。今天是暖心小天使前田,哇~一定会有睡前晚安吻的!明天是三条大佬今剑,过两天还有自己的心头好博多,之后还有信浓小夜药研…嗯…这个划掉,除此之外,人生简直太美好!矮子才是世界的宝藏啊!一期你干脆不要来了,我会替你照顾好你弟弟的哈哈哈~

      每天沉溺在各种各样的小短裤大白腿婶婶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忘了什么呢…

      昨天夜里突然下了一场大暴雨,整个温度都降了下来,一大早,短刀门撒了欢的往庭院里冲,前几日的燥热一扫而光,属于夏天雨后的清凉终于降临到了本丸,引得歌仙连连叹气,又要洗衣服了。

      这边婶婶倒是不大开心。之前政府开放的大典太的限锻她又一发不中不说,还害得本丸资源接近枯竭。天气太热又舍不得刀男远征,连逃了一周日课才发现积压了这么多事情,只好在长谷部幽怨的目光中拉着近侍宗三去处理文件了

      没错,今天的近侍是宗三左文字,讲道理,他真美啊,粉色长发松松散散的披在肩头,异色瞳在眨眼之间发出万种风情,就算是袈裟,也被他穿出了一种艳丽的美,而他对自己来说并不是像数珠丸恒次那样一眼惊艳的美,而是越看越有味道,如果不是自己心心念念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绝对会沉迷于他吧。

      “怎么了,姬君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慵懒又魅惑的声线简直要把人拉进那名为宗三左文字的漩涡…
      “姬君?姬君?”

      “哈?哦……哦…对不起”

      “哈哈~姬君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应该是我向姬君道谢才是,多亏了您,最近小夜也很开心呢”宗三边说边把耳边的碎发向后撩去,美得一塌糊涂。是了,也多亏自己足够积极,之前政/府开放活动的时候虽然没有带回膝丸,但是带回了髭切和江雪,也让这位笼中之鸟一家团聚,沉郁的个性也有所改善。

      收了收放飞的心神,婶婶决定不为美色所动,专心处理积压的日课。嗯…远征部队该确定下来了,本丸没有资源了啊。嗯…去阿津贺志山的队伍也要重新调整,锻不出三日月我还捞不回来你么!嗯…嗯??这是什么!文件最底下压着一张看起来陌生的纸。政/府的公告么?嗯??包丁藤四郎?什么时候的事?“哇!宗三你见过这个么!”“嗯……”宗三仔细辨认公告上短刀的样子,突然说“之前演练的时候似乎见过对面审神者身边有这样的刀,后来姬君您嫌天太热,没有演练就走了,原来没有看到么?”

      “唔…”又是自己偷懒留下的锅,看了看截止日期,27号…今天是26号!哇靠!要来不及了啊!深感这一幕似曾相识的婶婶迅速挑选了一队练度不怎么高的队伍,趁此机会也让他们提升练度,外加博多,大家一起准备大阪城挖刀!

      说起来本丸婶婶虽然之前活动积极,但是队伍练度都不怎么高,除了初始刀清光剩下的就是大太和短刀,也就是说身高处于190-155之间的刀都不怎么能拿出手…嗯…这大概是巧合。

      “唉…大将还是发现了么,亏我特地藏起来的。”药研看了看身上的金刀装,伏在婶婶耳边轻轻表达自己的不满。“哈?”婶婶略略有几分震惊,居然是药研做的,粟田口不应该天下短刀皆我弟么?为什么会…

      仿佛看出了婶婶复杂的内心戏,药研勾了勾嘴角“会那样做的只有一期哥哦,来了新短刀我等候寝当番的时间不就延长了么?我在想见大将你的时候一分钟都不想多等啊”唔…一期,你还是快来吧…我快管不住你弟瞎撩人的毛病了。药研把下巴轻搭在婶婶的肩上“我会撩的只有你啊”

      唔…这刀…

      “好了好了,药研该出发了”队长光忠实在看不下去了,药研这是把撩婶当成日常来玩了啊

      感激的看了一眼光忠,婶婶一巴掌把肩上的总攻脸推了下去,正经八百的鞠个躬,双手合十,“受了伤一定记得要回来,千万不要硬挺啊喂!好好回来可是有奖励的!最后,祝各位武运昌隆!”

      一阵强光闪过,刀男们正式踏上挖刀征程,昨天才下过暴雨,处处泥泞,大阪城的路况并不理想,更何况是地下,本来就不好走的路因为时之溯行军的打乱变得更加艰难,一开始还是顺顺当当的一行人越走越难……

      反观婶婶在本丸也不好过,虽然有长谷部帮忙,但是手上的工作一点也没有减轻,一直忙到半夜才把工作弄得七七八八,喝着前田小天使奉上的睡前茶,婶婶才意识到,光忠呢?怎么还没带人回来!按照光忠他们的练度,是绝对不会把五十层挖穿的,算时间早就该回来了啊!自己连后备部队都排好了怎么没出征,人呢,人呢?人呢!

      困意一扫而光,婶婶穿上大拖鞋就要往外冲,被前田拦了下来,连声安慰不要着急。可是怎么可能不要急!她怕光忠他们硬撑啊!出征这么久一定受伤了,都是自己的不对,是自己偷懒最后一天才发现有公告,拜托!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千万不要受重伤才回来!拜托了!

      天光破晓,浓重的血腥味飘进本丸,婶婶一个激灵,是光忠!他们终于回来了!

      冲到大门!入眼就是一身血迹的光忠和和泉守,中伤的博多,浦岛,药研和被和泉守保护的很好只受了轻伤的堀川,最后是一张怯怯的陌生面孔,小家伙明显收到了惊吓,低着头不敢看婶婶

      婶婶转过身做了三个深呼吸之后才命令前田带新来的短刀洗干净安置好,毕竟是新来的成员,还是不要吓到他为好。前田领命下去,带着包丁走开后。留下婶婶和一队状况惨烈的队员。

       “为什么!”婶婶转过身怒视眼前的一队人员“出征前我说了什么!”“……”见没人回应,婶婶把战火引导了和泉守身上“和泉守你说!”“是那些不长眼睛的家伙去砍国广啊!我怎么能允许我的助手受伤啊!”不去理会一旁傲娇的和泉守,婶婶将目标锁定在低着头光忠身上,似是感应到婶婶的目光,光忠艰难的抬起头,他的状况真的很不好,一身血污不说连平时最喜欢的眼罩都断了被攥在手里,他才是本丸最在意形象的啊!可是现在的他为了自己…这样的光忠,一点都不帅气!

      叹了一口气,婶婶认命的揽过光忠的臂膀,虽然光忠害怕血污染脏婶婶的衣服,但是在婶婶的怒目之下也不好再做挣扎“药研,你跟我来,先为你手入,之后所有人排队去手入室,光忠最后一个,这是对你以身犯险的惩罚,我不会对你用加速符,这是对你让我担心的惩罚,你就在手入室泡着吧!”

      后来据新来的小短刀包丁回忆,他好像整整一天都没看到当初那个把他从黑暗里带出来一身伤口面容狰狞似恶鬼的男人。但是他记得那个男人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无比帅气,还记得那个男人捂着伤口却笑着说“太好了,终于没有让她失望”

      后记:在手入室泡了18个小时的光忠终于完好无损的走出来了,回到寝室看到自己的桌子上面有一个崭新的眼罩,布绳的接口处,绣着一个小小的“乙”字,光忠笑了笑,这个婶婶啊,绣个字都不会选复杂的字的,轻轻的折好,放进胸前的口袋里,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奖励吧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