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早安~我的小秋田

      ooc都是我的锅_(:з」∠)_
      文笔真的不好,就是有脑洞,想记录一下的流水账
      亲情向
    

      其实在寝当番之前婶婶就偷偷嫖过小短刀秋田,那时候本丸还不像现在这样人口众多,婶婶刚刚上任,对刀男们还跟疏远,每天有人向她问安的时候简直紧张的要跪下了,虽然大家都很和善,但是她也没忘记这些人的本体是刀,哪怕对审神者有保护,但如果他们执意要杀自己的话简直易如反掌,每天过得如履薄冰的婶婶头发一掉一大把

      那时候的本丸资源短缺,动不动就会枯竭,经常发现手入的时候没有资源。没有办法的婶婶只好拜托刀男们经常性的出征,有时候夜里也不能回来,至于夜里只剩婶婶和几把受伤没有手入的刀什么的更是常态。有时候婶婶就想,如果这时候时之溯行军突击本丸,不仅内忧没有解决,外患还会直接要了自己的命,她突然不是很懂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来当审神者。

      因为自己不够优秀,开始的时候政/府甚至没有给本丸通电,每天晚上婶婶都会提着一个小小的灯笼挨门挨户的去确认大家有没有休息

      灯笼真的是不够大,微弱的光甚至不能照亮大一点的屋子,比如粟田口的房间她就从来没有照亮过
唉?今天粟田口家不应该没有人啊,虽说骨喰藤四郎重伤躺在手入室,鸣狐,五虎退去远征了,但是也不该一个人没有啊,秋田藤四郎呢?

      犹豫一下,婶婶还是迈了进去,灯笼的光只能照亮自己半步远。

      早就听说过藤四郎家人口众多,就将本丸最大的屋子分配给了粟田口,但是现在要自己走在这么安静的屋子里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内个…秋田藤四郎?你在么?”唔…平时这间屋子有这么大么?都感觉到回声了,大晚上自己住真的有点够呛啊

      “呜…主人”从柜子后面伸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秋田藤四郎么?是的话请过来”

      小小的孩子听到这句话突然向自己跑过来,扑进怀里的时候还带着微微的颤抖。唉,大概是吓坏了,真是自己的疏忽,居然放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在这么大的屋子里。被内疚支配的婶婶忍不住轻声安慰秋田藤四郎“呜…主人…大家都不在…好黑…呜…”听着秋田藤四郎的哭声,婶婶更加内疚,思绪也变得乱糟糟:都怪自己放他一个人在屋子里飞,都怪自己不努力锻刀害得秋田藤四郎家人不能团聚,粟田口到底有多少人,如果她把秋田藤四郎带回房间鸣狐明天回来会不会让小狐狸咬死自己…还有什么三年起步血赚不亏…

      “主人…”泪眼汪汪的秋田藤四郎扬起小脸,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楚楚可怜。

      “砰!”婶婶感觉自己被什么击中了,太可爱了!怎么留这么可爱的孩子自己住!这么做简直不是人!不过偶尔亲近一下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吧,毕竟对方是有小孩子模样的短刀。

      打定主意的婶婶摸了摸秋田藤四郎翘起的额发,轻轻的蹲了下来,柔声询问需不需要和她一起住。被问到的秋田藤四郎受宠若惊,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和婶婶住在一起。婶婶平时鲜少和他们交流,就算是短刀也是有着礼貌的距离,从来不会冒犯,但也从来不会亲近,最多也就是在早上会回应每一位问安的刀男一个礼貌的微笑

      机会难得,秋田藤四郎当即接过婶婶手里的灯笼表示能和婶婶一起住是自己的荣幸。

      房间里昏暗的烛光下,婶婶看了看身边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偷偷看她的秋田藤四郎,不禁感慨,就算本体是刀剑,但现在毕竟是小孩子啊,对于自己还是有些本能的依赖的。熄灭蜡烛,婶婶把秋田藤四郎拉近自己“秋田藤四郎,你…”“秋田!请主人叫我秋田!”“啊?为什么?”黑暗中婶婶看不清身边孩子的表情,但是却能准确感知到他的失落和忐忑“因为…别家的审神者都对自己的刀男们有爱称,可是主人你却总是称呼我们的全名,总觉得主人不喜欢跟我们亲近”“…你们不会介意我这个主人么?”“为什么!就算是原主锻造了我们本体,但是赋予我们肉体和思想的是您啊!您都不喜欢我们的话,我们还有谁可以依靠呢”良久,婶婶都没有发出声音,房间里出奇的安静,只能听到秋田藤四郎越来越紧张的呼吸。

      他在害怕,他当然害怕,自己的前主秋田实季曾经隐居30年,他也就被封藏30年,黑暗什么的早就习惯了不是么。但是他现在却被眼前的女孩重新赋予了生命,还给予了他心智,让他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依赖,以前说不出做不到的事情,表达不出的情感通通因为眼前的女孩而实现,所以他想拥抱她,想告诉她自己有多喜欢她,可是主人却只会给他一个微笑,和若有若无的距离感。开始他以为所有本丸都是一样的,直到演练的时候他看到别人家的短刀开心的在主人怀里撒娇,嘟起嘴向主人邀功请赏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本丸的婶婶对他们来说有多陌生,她甚至不会摸着他的头告诉他刚才的样子有多么英勇,她只会后退一步深鞠躬告诉他们辛苦了,然后安静的等候清光说回到本丸。

      所以,他在赌,就算小叔叔的狐狸天天抱怨婶婶太冷淡不喜欢他们,也是一个贪恋三日月美色的普通人类他也想赌一把。因为他相信他的婶婶不是那样一种冷漠的人,就算她努力把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手入时的担心是不会作假的,每次有新刀来时的期盼是不会掩饰的,就算是锻过的刀她也会怀着感激的心去迎接。这样的婶婶,他不愿意只当个陌生人来相处。他也想在主人怀里撒娇,想问主人那些他不懂的事情,为什么天空是蓝色的,为什么鸟儿的叫声各不相同,为什么…主人会在意自己这把短刀。

      他算好主人巡视的时间,偷偷藏好自己,偌大的房间真的很冷啊,不是肉体上的冷,是心理上的寂寞。也许是想的太多,自己的脸上什么时候有的泪痕都不知道…不过还好,他赌赢了,主人不仅安慰了他,还因为担心他自己睡害怕还把他带回了自己的房间。主人真的是非常善良啊,他要乘胜追击,他想知道主人的真实想法,所以他才会说出那些话,不论怎么说那些话都是冒犯了主人,会有惩罚吧…可是主人并没有说话,秋田藤四郎忍不住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沉重了不少。

      不知过了多久,覆盖在月亮上的浮云悄悄散去,银灰色的月光照进寝居,也照出了秋田藤四郎眼中渐渐熄灭的希望。婶婶还是没有说话,就在秋田藤四郎觉得自己功亏一篑的时候,婶婶突然把他揽在怀里,轻轻的吻了他的额角,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玩世不恭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哈~早说啊,每天端着自己很辛苦啊!清光那个混蛋都不告诉我,明天一定要教育他!”然后语气一变,把头靠近秋田的小脑袋,温柔的道了一声“晚安,我的小秋田~”

      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的婶婶坐起身来却发现身边的小家伙已经离开了,扒了扒乱糟糟的头发,认真思索了一下昨天因为睡相太差把人家小孩子吓跑了的可能性有多少,拉开房门,一个粉色的小可爱扑进自己的怀里

      “早安~我的主人!”

      没过多久,666号本丸的刀男们就发现自己的婶婶似乎哪里变了,她会摸着小短刀的头告诉他们干得漂亮!也会坐在回廊下慵懒的叫着他们的名字,谁要是逃了当番更是会劈头盖脸一顿责罚,而在长谷部和药研来了以后更是学会了躺在房间里懒洋洋的搞事,而且越来越有沉迷短刀的趋势了。喂!婶婶!你整个人画风都不对了啊!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