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太刀打刀和胁差的寝当番?不存在的!

   ooc预警_(:з」∠)_
   文笔真的不好,就是喜欢刀男们,总有脑洞就想记录一下的流水账

   夜深人静,婶婶独自游荡在寂静的本丸,刀男们这个时间都睡了,按理说她才应该是这个本丸睡的最沉的那个。但是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夏天的燥热并没有随着婶婶关上了梅雨景趣而消减多少,反倒是那黏黏糊糊的潮湿空气在本丸挥之不去,弄的刀男们这几天总觉得自己的本体要生锈了。

   没有办法,婶婶又换回了夏天景趣,总不能因为自己热就弄的大家都很压抑啊,最近短刀们都不敢到院子里撒欢了。毕竟是刀,对于水啊火啊的还是有着本能的恐惧的。

   听了一夜蝉鸣天亮才睡着的婶婶果不其然的错过了早餐。趁着歌仙远征的时间旧病复发趿拉一双42码的大拖鞋就往厨房跑去,却看见光忠长谷部等六七个人围在一起时不时还传出鹤丸那听起来就没安好心的“嚯呀!这可真有趣!”

   本能驱使着婶婶偷偷摸摸的想凑过去听个大概,却忘了人群中那位侦查惊人的黄段子大佬“哎呀,这不是主人么,怎么你也想染上我们的颜色么?”……哈?鬼才想染上你们的颜色!

   第二天早餐的饭桌上的气氛空前凝重……好吧,其实也没有,只是没有人说话,所有人全靠眼神交流,比如长谷部悄悄的冲清光使了个眼色,还企图让婶婶我看不见…那么大的白眼怎么才能看不见啊!结果清光……还真没看见!因为他正努力的给安定递眼色,结果半路被蜂须贺截胡,emmm…怎么说呢,不愧是虎彻的真品,翻个白眼都那么高贵冷艳。这头鹤丸悄咪咪的想踢青江一下,不过看那架势明显是踢到隔壁石切丸身上了!我都看见他头顶的问号了!青江你能别啃骨头了么!目睹一切的宗三忍不住莞尔一笑……婶婶觉得自己恋爱了…太!踏!马!好看了!不愧是象征天下的刀啊!

   “啪!”定了定神,婶婶把筷子重重地敲在了桌上,趁着歌仙皱眉还没开口的时候,迅速抢过了话语权“咳咳!我说…你们这样眉来眼去的让婶婶我很心痛啊!婶婶我自认关注到了你们每一位的精神世界,没想到却忽视了你们的感情世界,但是鹤丸你也没告诉我你喜欢石切丸啊!”
   “???”
   “还有清光,你作为我的初始刀,我最重视的就是你了,你怎么不说你心怡的是蜂须贺啊!你不说婶婶怎么给你牵线搭桥啊!”
   “蜂须贺?我不是!我没有!”
   “还有长谷部,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居家好男人,没想到你真的是啊!果然还是清光这种适合你!什么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听起来就很胖胖啊!”被婶婶夸是好男人的长谷部还没来得及开心听到后半段的言论瞬间死机,啥??清光??最适合他长谷部的难道不是又懒又馋(雾…)的审神者么!

   面对一桌子百口莫辩的刀男们,婶婶冷着脸站起来“不告诉我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就等着下午狐之助给你们现场直播非诚勿扰刀男版吧!婶婶我好好给你拉拉cp!”

   眼瞅着婶婶趿拉着大拖鞋就要走出饭厅,长谷部仿佛做出什么不得了的决定一样站了起来…

  “所以你们昨天就在讨论这种不咸不淡的事情?”婶婶没有形象的歪在五虎退怀里,软绵绵的五虎退哟~夏天看见他就觉得清凉不少~
   “主!什么是不咸不淡啊!隔壁本丸都已经实行寝当番了我们本丸还是像以前一样啊!”急切的长谷部让婶婶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被吃了
   “哎呦呦~大热天的寝什么当番啊,自己睡都嫌热还番个6啊。再说了,之前不是你们嫌我邋遢么!怎么要睡了不嫌弃了?”
   “嗯…内个…”话没说完,长谷部就害羞的偏过了头“啊啊啊!长谷部你脸红什么!你是不是在想一些r18的东西!告诉你!你婶我不是那种人!”
   “不是!我是想说!邋遢什么的不重要!只要是主!我愿意!”发光了!发光了是吧!我没看错吧!长谷部的眼睛发出了奇怪的光啊!“啊啊啊!你走开!不要过来!你在那边宣着什么誓啊!很奇怪啊!走开啊!”

   长谷部,中伤X

  “内个…其…其实寝当番也是有好处的,比如我们是刀…温度总是会低一点的,主人可以…抱…着……我…”虽然五虎退的声音越说越小,但是好像也不无道理唉,婶婶微微的点头表示同意。哎呀!长谷部!你不要在双眼放光了!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变成了变态吗!

   说干就干,不是夏天真的要没有办法度过了,之前在现世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这么难熬啊,难道真的是被照顾的太好了整个人都变得娇贵了?

   今天的近侍是药研,应该说幸好是药研,如果是长谷部什么的自己的计划就一定行不通了。“马上就3点了,药研你一会一定要守住门啊!千万不能放除短刀以外的人进来,尤其是长谷部,鹤丸,清光和青江!这几个都是重点防范人员!”“是,大将”药研顺从的弯下腰,愉快的尾音表示他现在心情很好,他的大将从来不会让他失望。虽然实行了寝当番,却只允许短刀当番,也就是说只有短刀才能拥有的福利……“哦!药研!萤丸来了也放进来!”=_=好吧,某大太又要仗着身高优势来抢短刀饭碗了,不过那又怎样,有竞争力的刀都不在,夜晚,可是短刀的战场……

   3点到了,看着突然震动的房子和惊飞的鸟雀,还有被震落的樱花瓣,药研突然有些头疼,他的大将为什么这么奇葩,居然用从3点开始冲到她房间登记的先后顺序来当寝当番的顺序,短刀数量本来就多,光粟田口就有10把,加上三条来派和左文字还有某大太,还要拦住图谋不轨的太刀胁差和打刀,药研觉得任务也不太简单。

   折腾一通,药研揉着发酸的肩膀想看看寝当番的顺序,在婶婶尴尬的笑容中眯起了眼睛,嗅到危险的婶婶想打哈哈糊弄过去却被充分发挥短刀机动的药研摁在了榻榻米上“哟~大将~不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份名单里没有尽心极力为你守门的短刀药研呢?”“啊?哈哈…哈哈…因为…”婶婶尴尬的偏过头,不敢对上药研的目光。为什么这把短刀这么攻,明显和粟田口家软萌小短刀的画风不符…和别人家的短刀也不一样啊…哪有短刀会把审神者压在身下的啊!妈耶!为什么他说话自带气音啊!别吹耳朵了!谁来救救我…长谷部!清光!婶婶贞操危机了啊!“还是说…大将难道不认为我是短刀么?”“不不不!主要是药总你太攻了啊!总觉得和你睡在一起会出事,就是…我怕我把持不住…嘿嘿……嘿嘿…”婶婶看到药研把本体落在自己耳边的时候简直要魂飞魄散了好么!赶紧顺毛。明显药研很吃这一套,直起身子在名单最上头龙飞凤舞的落下自己的名字“克制不住就不要克制,毕竟大将身边有我,我会好好照顾大将的~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大将啊~那么寝当番就从我开始好了~”说完心情很好的走了出去,离开前也没忘记带走本体,留下婶婶一个人蜷缩在榻榻米上,双手捂住通红的小脸。呜…妈妈…有刀撩我…

   公告板前被捆成粽子的长谷部像个小媳妇一样咬着被药研用来捆自己的绳子,他也想寝当番啊…为什么只有短刀才能寝当番啊…为什么一样被捆成粽子的鹤丸还能笑的这么开心啊……

   鹤丸:我?我就是单纯的出来搞事的啊!

   长谷部,重伤X

评论(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