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今天的歌仙暴躁了么?

      ooc都是我的锅
  最近歌仙的状态不怎么好,不对,应该说他的状态一直不怎么好,不止歌仙,还有乱,就连一直奉行“我家主人天下第一可爱”的清光都觉得问题有些严重。因为本丸的婶婶实在是太不注重形象了!
   其实婶婶是一个好婶婶,各种活动积极参加,限锻也认真去锻,还关心刀男们的精神世界,不开心的迅速开导,就连买景趣都提前和博多认真商量,除了不注重形象,简直堪称完美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她是审神者啊!政/府的公职人员!本丸的精神支柱!每天邋里邋遢的一点都不风雅!”
   很好666号本丸的歌仙今天依旧暴跳如雷

  “啊~夏天啊~就是应该躺在地上当咸鱼啊~”666号本丸的婶婶毫无形象的躺在回廊下,嘴里叼着一根吸管,吸管另一头是一大壶光忠特制降温解暑绿豆汤,看着池塘里绿荫树影下穿着清凉,打闹嬉戏的腿田口…哦不,粟田口家族的大白腿,身边堀川温柔的扇着扇子,轻声询问有什么需要,然后再时不时嘬上一口绿豆汤,不由得感慨人生美好,当然!如果这份美好里没有气急败坏的歌仙就更美好了
   眼瞧着歌仙发挥最高机动向自己冲来,婶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起来,二话不说把绿豆汤塞到堀川怀里,告诉他一会送到自己房间的同时也没忘记交代他稳住歌仙。
  “可恶!又让她跑了!”
  “歌…歌仙先生”
  “堀川!就是平时你们平时惯着她,她才这样的,你瞧瞧!政/府下发的巫女服她穿过么,夏天热的话也可以穿凉快一点的衣服啊!但是有哪家审神者像她一样穿大背心大短裤的!”
  “唔……”
  “就是!明明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却把自己打扮的像欧巴桑一样!每天把头发一团用根黒皮筋一勒就出来了,鲶尾哥束头发的绳子都比她的多”
  “额……乱…”
  “是啊,女子力简直缺失,做为她的初始刀却不能好好爱护人家,真是太过分了啊”
  “额……怎么连清光也……”
  “怎么难道我们说错了么!”
  “……”面对三张充满怨气的脸,堀川表示宝宝什么都没做啊……

   受不了婶婶这么邋遢下去的歌仙私下里召集了刀男们商量要改变现状,起码要让婶婶好好的穿衣服。
  “可是主人现在不好么?”爱染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本丸的主人活泼好动,穿的衣服虽然随意了些。但是,这也表示主人可以随时陪着他上房爬树掏鸟蛋啊,不像别的本丸的主人只会在树底下喊“小心啊,别爬太高!”在本丸,提心吊胆的事都是长谷部干的,想到这,爱染突然觉得长谷部似乎有些黄脸。爱染的话成功引起了一众小短刀的同意。气的歌仙忍不住低吼“好什么好!我一天天的洗她的大背心就要洗到黄脸了!一柜子爱染明王短袖的人没有审美!”
  “叮~”某大太拔出刀“你是觉得我们来派没有审美么?”
   歌仙看了看爱染胸前的爱染明王,又看了看睡在角落里不省人事的某懒癌,最后定格在萤丸手里发着荧荧白光的大太刀,明智的没有说话
  “可是!歌仙先生并没有说错啊,主人在这么下去一定会成为废婶的啊!”
  “不会的!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主人变成那个样子的!这里是本丸!是主人和我们的家!在家里就应该解放天性,放飞自我!更可况还有药研帮忙呢!对吧!药研!”药研默默的推了一下眼镜,表示长谷部说的对。喂喂!你们两个才是业界有名的废婶制造机好不好!婶婶就是有了你们这种刀才变成这样的好不好!但是药哥表明了态度乱也不好多说什么,瘪了瘪嘴坐会原位。
   乱不会说不代表清光不会多说,当即站起来反驳长谷部和药研“就是有你们在主人才会这样的啊!每次跟主人去万屋,别人家的审神者都是美美的,只有我们的婶穿大拖鞋大短裤啊!她一直说锻出三日月和一期一振就会好好打扮,可是你们见她锻出来过么!我都好久没看见主人穿巫女服端庄的样子了好吗!”
   清光的话成功搅乱了一池静水。
  “什么!你见过主人穿巫女服的样子。”“是……是的”哇,光忠你好凶啊!
  “什么时候!”“在认领我的时候”欸…?和泉守,你冲过来干什么!
“哼!清光真是狡猾,居然不告诉我,真想让你首落死啊”喂喂!安定!你整个人都不对了啊!
  “说起来…”在粟田口家族里因为一头粉毛显得格外明显的秋田认真思索了一下,粲然一笑“我好像也见过主人穿巫女服的样子呢!”
  “哇!”“真的假的!”“怎么会!”
  “因为清光先生是主人的初始刀,而我是主人的初锻刀啊!”
  “呜…怎么会…作为主人第二把锻的刀就没有这个福利了,果然…是因为我太弱么…”抱着小老虎的退泫然若泣
  “不是哦,因为在锻出我之后狐之助就离开了,主人一副可算解脱了的样子就换上了大背心,然后才锻的退呢”这时候说这个,尤其是看着退泪珠在睫毛上摇摇欲坠还笑的一脸无害,在场刀男突然萌生了一种果然粉毛切开都是黑的的错觉
  “好!为了看见主人的巫女服!不!为了主人能够注重仪表!成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我们加油吧!”喂!长谷部,你刚才不还主张主人解放天性放飞自我么!怎么一听见巫女服变脸就这么快!
   唰拉!门被人大力拉开,刚睡醒的审神者看到全本丸的刀都在眼前一时间有点懵“内个…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等一等!主人!请穿巫女服吧!”
  “哈?长谷部你还好么?有病去找药研开药!”
  “砰!”长谷部看着被重新关上的门欲哭无泪,可怜巴巴的回头求助,想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唔…长谷部,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就是这一记直球打的太猛,主人有点没反应过来而已

   敏感的嗅到长谷部那天话中不的审神者这几天看见长谷部就绕开,明智的选择和同田贯正国和山伏国广这两个看起来就粗暴的刀男待在一起,越呆越觉得舒服,最后干脆无话不谈“我说,咔咔咔啊,你大热戴个头巾不热么”“咔咔咔咔咔!不热啊!再说热也是一种修行啊!咔咔咔咔咔”审神者被他的“咔咔咔”式魔性笑声洗脑了好一阵又转头去问同田贯同样的问题“不热啊,主人,我们是刀,是从火中诞生的,这点温度对我们来说算不得什么,就算拥有了人的身体对温度的感知也没有你们人类那么敏感,除非是用火烧,否则我们不会觉得热。”“哦~难怪你们天天穿那么多,莺丸大热天也喝热茶!”“不,我们穿这么多是因为我们只有这两款衣服,莺丸桑喝热茶大概是因为设定问题”
   ……耿直的同田贯啊,你最后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_=
   等等!难怪他们天天要我穿巫女服!因为这群家伙不会觉得热啊!但是我是人类啊!大热天穿巫女服会热死的啊!夏天当然是穿大短裤大背心吹着空调吃冷饮啊!
   意识到症结所在的审神者立刻摇响铃铛,把所有刀男聚在一起,摆事实讲道理据理力争,表示自己不是不注意形象,只是夏天太热,穿的太多会中暑,汗出太多妆会花,那样更没形象。等到冬天她就会乖乖打扮起来,一定不会再让刀男们为这个头痛。
   歌仙为首的颜值派终于默许主人的行为,单纯的以为到冬天就好了,结果到了冬天才知道,本丸的主人根本不会出门啊!颓废的躺在被炉里就是一整天,更别提巫女服了!
   歌仙表示自己好累,不是初始刀却比初始刀更操心,不是近侍却比近侍更费神,现在他只求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快点来,好让主人兑现诺言
   今天,666号本丸上空依旧飘着歌仙暴躁的怒吼“主人!你能不能穿好衣服!”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