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贫穷气息的Moe乙

画的太丑,自暴自弃

今天是英姿飒爽的马尾沈二面呢*٩(๑´∀`๑)ง*

怎么感觉发上来变色了?

二花:这位姐姐先把眼睛闭上好不好,无谢想给你看样东西~

白衣二花花真的是无敌好看的小甜饼啊,画完发现衣服莫名的像小景_(:з」∠)_

另一个角度看巍澜

“赵处不在呀?”
“官方说法是,今天咱们新办公室那边交房了,他过去验收,顺便自己也要搬家。”
“那非官方的说法呢?”

一辆小破破破破车,会有人看出来嘛…

这就是双倍的快落!发出了小笼包的声音:大哥仁义!

哦,跟圣诞关系不大的文

      依旧是垃圾文笔,但是写完了就想发出来,不然火车多无聊,ooc圈地自萌

      随着大雪的到来,一大早,清光就将庭院的景趣从夏季调整为冬季,长长的叹一口气,圣诞节了,距离上一次婶婶回到本丸已经过去整整两个月了,而距离上次婶婶在本丸留宿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幸好本丸人口众多,倒也不算冷清,虽然没有人愿意承认,但是名为不安的情绪还是在众人之间慢慢发酵。

      “哦~天气不错欸!”包丁愉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清光整理好情绪,还有一大家子要维持,自己可不能最先懈怠,唔…指甲的颜色有些旧了,要赶快补一补,如果主人回来看到这样不可爱的自己,估计会失望吧

      回到房间,安定已经去喂马了,虽然没有主人在,但是大家都没有松懈,而且长谷部和光忠已经把本丸的当番排的井井有条,短刀的情绪虽然一开始会有不安,不过主人在离开前居然接回了一期一振,短刀们也算是有了精神依靠…

      “清光,又在发呆么?”安定一会来就看到清光对着指甲油发呆,自从主人不再回来,清光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虽然本人毫无察觉,但是旁的人都能看出他对主人的想念。两个月了,主人一直没有回来,之前说是回来,也不过是回来安排一下远征、当番就匆匆离开,有几次甚至和清光聊的热火朝天突然就离开了。一开始,清光虽然略有介意,但是也没放在心上,但是次数多了,任谁都受不了。有一次清光赌气不见主人,近侍刀先生鸣狐带着主人去见清光,小狐狸一路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快到房间的时候,一回头,主人居然消失了,面对这样的场景,连小狐狸都消了音。鸣狐虽然一直少言寡语,经过那件事后,似乎连话都不说了。

      说不在意那是假的,曾经日日在身边的主人突然消失心里多少是有怨气的。说不惊慌也是假的,虽然因为主人不在,出门的限制变多了,但是一些风言风语还是听得到的,比如谁家的本丸审神者提出了辞职申请然后人去楼空,谁家的本丸因为审神者长期未归怨气重重暗堕然后被抹杀,又有谁家的本丸受不了审神者抛弃了他们主动跳入解刀池放弃了辛苦得来的肉身……诸如此类,太多太多。

      “清光!大和守!出来吃饭了!”光忠的声音从庭院传来,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为了等候主人回来,他也需要支撑下去,毕竟号称“主就是空气,没有主就活不下去”的长谷部都在努力的维持这个本丸,他也不能拖后腿。

      “喵~”可怜巴巴的猫叫在脚边响起,光忠爱怜的抱起小猫,果然大家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就连看起来对主人最冷淡的小伽罗现在都天天双眼放空坐在房间里撸猫,这猫的脊背都快秃了啊!主人回来会不会嘲笑他大撸伤身啊(笑~)所以主人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缺少了主人的餐桌,短刀们都紧紧坐在一期身边,如果不是哥哥的到来,就算这个本丸的人再多,也没有一个足矣依靠的人。小叔叔今天依旧没有出现在餐桌上,长谷部先生虽然按时将饭菜放在门外,但吃下的量也是寥寥无几,一期哥虽然也劝过,小狐狸却说没有胃口,眼看着小叔叔日渐消瘦,再精致的饭菜也失去了应有的美味…

      昏暗的房间里,鸣狐摘下面具,原本清瘦的脸庞更加瘦削。如今近侍刀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讽刺,将自己调为近侍第二天就狠心离去,是不喜欢还是畏惧,之前她就说过,虽然看着她的时候自己的眼中有着温柔,但是太沉默寡言也容易让她觉得不安。还是清光那种会撒娇的刀更容易获得宠爱吧。张了张嘴,干涸的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默默带回面具,撒娇什么的果然办不到,身边小狐狸颤巍巍的站起来蹭到了鸣狐手下,开口,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鸣狐,我有点想她了,你也是吧”

      ……

     “……嗯…”

      今天的本丸手合的两把刀是五虎退和厚,剩下的短刀乖巧的在一旁围观,不知道怎么了,退今天一直不在状态,频频掉刀,最后甚至被厚掀翻在地,厚焦躁的擦了擦汗,忍不住提高音量“喂!你怎么回事!要集中注意力啊!”小老虎们紧张的围着退,漏出小小的凶牙,就算是厚,也不可以对小退凶!退抱起小虎,把小小的脸埋在小虎的脊背里,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来“我们……是不是主人……不要我们了……隔壁本丸的主人…”“退!”一期一振想阻止退的话,但是大家朝夕相处,又怎么会不懂退的心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今天是圣诞节,隔壁本丸的主人昨天就回来带着自家刀男们热火朝天的布置本丸,虽然不能出门,但是街上节日的气息是挡不住的,越是热闹就越显得本丸冷清,就像是被人遗弃的旧物,放在那里,布满灰色的尘埃,阴翳衰败…

      天色逐渐昏暗,街上慢慢亮起红绿色的灯光,轻快的音乐从四面八方传来,圣诞节因为有雪的加持更显浪漫。而当初婶婶拼命争回来号称“风水宝地”的本丸在此时与节日格格不入,似乎有暗灰色的气息在本丸上空盘旋着,节日的气息被完全隔绝在本丸之外,从本丸门口经过一对对刀婶要么叹气要么回避,似乎暗堕只是时间问题。

      夜很深了,街上虽然灯火通明,但是人烟稀少,节日的气氛自然褪去,被撵出来的鹤丸从长长的回廊里看到了发呆的清光,恶作剧一般掏出长刀架在清光的脖子上,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叹了口气,鹤丸挽了个刀花,自认为很帅气收起长刀,他知道清光已经很累了,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青江似乎和之前来的千子很聊得来,自己不如也去看看吧,这个本丸啊,怎么突然就这么无聊

      听着鹤丸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清光抬起头,又下雪了,连星星都看不到,昏昏沉沉的天空和自己有什么差别。拍拍坐麻的腿,清光走出长廊,还是把景趣调回来吧,这样压抑的气氛里如果有鸟语花香的调节是不是会柔和一些……起码…有鸟儿的叫声,听着也不会太寂寞,是吧……可是没有主人的地方,在哪里什么景色又有什么区别呢?

      灵力突然从身后传来,清光诧异的回过身,大开的门口里一个身影提着大包小包逆光而立,熟悉的笑容随着本丸逐渐亮起的灯光一点点扩大。

     “赶上了呢,我的世界第一可爱的小清光~”

大概就是庆祝祖宗和一期尼来了

      才入手,ooc一定是存在的,没有依据全靠脑洞!



      本丸的大家长来了,一切都要归功于婶婶大半夜突然惊醒,趿拉一双大拖鞋跑到锻刀室,神神叨叨的把刀匠们拉起来,双眼放光,说有预感要出货,结果真的请来了大家长们,至于为什么说“们”看看被狮子王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小乌丸和被激动到哭的粟田口围坐起来的一期一振就能知道了

      婶婶是同期审神者中少有的非洲难民,上任已久,除了一发锻出数珠丸之外,毫无能拿得出手的锻刀业绩,如今连着两发请来大家长,本应兴奋到四处飘花的婶婶反倒露了怯,缩在门板后面死活不肯出来,小乌丸放下茶杯,定定看了一会门,仿佛穿过门直接将目光锁定在婶婶身上,嘴唇一张一合,不怒自威“来,过来,让为父看看”

      婶婶没骨气的缩缩脖子,这种感觉,为什么跟小时候家长会结束后自家老爹叫自己的感觉一样?依据经验,这种时候一定不能上前,拽了拽根本不存在的被被同款披风,三十六计走为上!

      一只套着干净白手套的手伸了过来,抬头,便对上一期一振温柔的眸子,温柔的声音如同春日暖阳夏日清泉“听说主人一直在等我们,怎么?我们来了主人怎么反倒害羞了,请跟我一起来吧,去见见小乌丸殿”言罢。露出一个干净温暖的笑容。鬼使神差的,婶婶伸出了手,将手搭在一期一振的手心,温暖而坚实,如同他本人一样,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哥哥,粟田口的孩子们才各个如同天使一般娇憨可爱吧。


      正位上的小乌丸目光沉静,一种古久的四平八稳的气场让婶婶又往一期身后缩了缩。但细细一想,就算他们是付丧神,自己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被刀剑所震慑什么的说出去自己面子往哪里搁?

      挺直腰板婶婶故作镇定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做了两个深呼吸从一期一振身后径直走到小乌丸身前“咳咳!虽然你是老古董,号称是刀剑之父!但是!到了我的本丸就是我的刀!听我指挥,上好战场!要将把666号本丸打造成备前国第一本丸作为刀生目标!懂了么!”说完一扬下巴,还故作帅气的指向小乌丸

      空气安静的诡异,屋子里仿佛只剩下风扫过地面的声音,小乌丸似笑非笑的看着婶婶,一期一振尴尬的看向别处。比他们早来没两天的膝丸偷偷问阿尼甲这个主人一直都这么蠢么,不出所料得到了髭切一个暴栗。婶婶骄矜的下巴抬也不是放也不是,翘起的兰花指似乎嫌婶婶戏不够足,还轻轻颤抖两下,幅度不大,但是足以让在场刀男们看的一清二楚。小乌丸勾起嘴角,这任主人还真是傻乎乎的,根本就是个小姑娘,看来以后在这个本丸,自己还是要多多照拂。

      还未等小乌丸开口,婶婶一捂脸扭身跑出去了,还不忘留下一句“哇!新来的都是智障!”

      一期一振:???

      婶婶一个人独自躲在锻刀室后的小花圃里,这里除了刀匠鲜少有人经过,自从能够和本丸的刀男们和平相处后,婶婶也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也许是因为天气晴朗,也许是因为灵力充沛,这里依旧郁郁葱葱。蓝天,白云,鲜花和与其格格不入蹲在阴影了里抱住双膝的婶婶。好丢脸…自己明明很期待小乌丸的到来,这么拼命的锻刀不就是为了迎接他么?如今不仅请来了小乌丸,连温柔的一期尼也一起来了,这个结果明明是皆大欢喜,自己为什么要硬肛嘛!人家可是刀剑之父啊!对待老年人不应该像狮子王一样努力照顾么?结果自己不仅指着鼻子说了人家是智障,一期一振也在旁边背了个锅。自己真是太过分了,还翘兰花指!拜托!谁让你翘起来的!娘死了!搞的现在只想剁掉这个给自己加戏的野鸡精!

      可是…脸都已经丢尽了…怎么回去啊

      “真是好运气,主人居然在这里”一个温润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婶婶闻言抬头,!一期一振!下意识就想跑的婶婶被一期轻松扣住,“为什么总是在跑呢,听弟弟们说主人明明非常期待我们的到来,不眠不休的锻刀,仓库里的储备都见了底,可为什么却总是在躲避我们呢?”“误……误会,一期尼,这些我都可以解释,在此之前,你能不能放开我?”被一期一振真·反扣住手臂的婶婶表示下一秒自己的胳膊就要断了!

      一期一振慌忙松开手,婶婶揉揉发酸的胳膊,回过头像说点什么,惊慌的发现一期一振跪在地上,哈?搞什么?“一期一振误伤主人,请主人责罚!”………“啊???不不不!没有的事,一期尼你不要太拘谨,没事的”“噗…拘谨的是主人吧,我们既然来到了您的身边。就是您的刀剑,将会为您征战四方,当然…也会把‘将666号本丸打造成备前国第一本丸作为刀生目标’…”“哇!一期尼你别提了!”才不去想刚才丢人的一幕,偏偏还要提起!一期一振!绝对是故意的!

      “哈哈,主人,还是跟我一起去见小乌丸殿下吧”“不去!丢脸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回来的!小乌丸一定觉得我傻透了!不去!”婶婶嘟起嘴,这才过多久她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冲一下刚才的行为“我们都是同一时间来的刀,主人这么在意小乌丸殿下的看法,我会吃醋的啊”一期一振站起身来,虽然只有短短几回合的接触,但是他笃定这位主人心思单纯,直来直去的性子,也许一个小小的激将法,就能获得他想要的反应。

      果然,婶婶立马慌了神“没有的事!”自己对一期一振的到来有多期待全本丸的刀剑都知道,没想到他居然在小乌丸的限锻期间到来,有些没反应过来罢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去见小乌丸殿下吧”“不要!”……“果然还是更在意小乌丸殿下…”“没有的事!”“那我们去…”“不要!哎呀!一期一振!你别是个傻子吧!”说不抓狂是假的,这个一期一振和设定不太一样啊!说好的温柔弟控呢?干嘛?变主厨了?长谷部分分钟砍你哟!

       一期一振温柔的弯下腰行礼“我,一期一振,出自于吉光之手,虽于丰田秀吉手中大放异彩,但是一切皆为过眼云烟,如今受主命召唤,赋予人身,自然希望能受主人重视,也希望主人能与其他刀剑和谐相处,不知主人愿不愿意达成我的心愿”说完对上婶婶的眼睛,粲然一笑。

      婶婶一瞬间有些恍神,一期一振在审神者中很有人气,本来不关注他的自己也因为周围环境对他有了期待,一直看的都是别人家的一期,没想到轮到自己家的一期展现自己的魅力,竟有些招架不来,就算是内番的运动服,在他身上也生生穿出了礼服的华丽感,清绝出尘温润如玉说的大概就是眼前人吧。摸摸微微发烫的双颊,婶婶决定放弃抵抗,沉迷美色抛弃原则什么的自己也没少干,毕竟江雪就是自己沉迷宗三美色没日没夜捞回来的。

      耷拉着脑袋跟着一期一振重新回到主厅的婶婶在看到小乌丸的一瞬间还是觉得自己没骨气透了!自己一个人蹲在花圃里纠结的时候。人家已经换好内番服坐在人群中享受大家的照顾了!不过祖宗的内番服真好看啊…玄色的丝绸贴合在肌肤上,一举一动都带着细腻的光泽,点缀在颈上胸口和腰间的红色丝带与白到透明的纤细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加上如翅膀一般的高马尾,莫名的让人觉得…女子力满满?什么鬼?婶婶挥掉脑袋里奇奇怪怪的想法,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小乌丸,却发现对方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虽然做好心理准备,但是还是忍不住挺直腰板。

      “想看为父就光明正大的看,过来,到我身边来”犹豫再三,婶婶还是走到了小乌丸身边慢慢坐下“小姑娘虽然我是刀剑之父,但是如今我受命于你,你便无需拘谨,有事直说便是,同时也希望你能好好使用我,明白了么?”“明白了,爸,不不!是…小乌丸殿下”“哈哈!不用这么客气的,你平时跟他们提起我的时候怎么称呼我的就怎么叫我好了,祖宗是吧?那样称呼为父就很好”……您还真是不客气啊

      “祖宗…我想摸摸你像翅膀一样的头发,可以么?
      “不可以!”
      “就一下!”
      “为父的头发不许旁人触碰!”
       ………
      “一期尼!祖宗欺负我!”
       一期苦笑,我能怎么办啊!那又不是弟弟!

我!的!妈!耶!!!难道成功偷渡了么!大半夜祖宗和一期尼一前一后都来我的本丸了!兴奋到炸成烟花!!!不枉费我拼命锻刀!!!三明老人!就差你了!许愿许愿!!!


这破ppt我能再肝100年!